新闻中心

汉王刘迎建:电纸书局部战败 大方向依然看好

汉王刘迎建:电纸书局部战败 大方向依然看好   原题:松绑刘迎建
  
  1998年,敏感的刘迎建带着手写识别技术进入了汉王第一个拐点。那一年,45岁的他表示“决不轻易走别人的路”。2009年6月,中日韩科技部长会上,汉王电纸书作为国礼赠送给日韩两国。
  
  在他的口吻中,他的决心和勇气——这个比技术更具想象力的命题,推着他踏上了通往电子阅读山顶的羊肠小道。但这也存在某种危险。随后的半年内,汉王科技在鼎盛过后迅速大病一场,刘迎建和汉王科技也迎来了它第二个拐点。
  
  刘迎建坚守技术的作派依然让人尊敬,同时也意味着他有再次陷入泥潭的危险。
  
  策划李俊文本刊记者冯庆艳
  
  汉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汉王)高管“套现门”上演后,一个忠实的汉王股民在股吧中留言说:“伟大的民族企业家刘迎建,转脸就成了骗子刘阿斗。”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袭来,敏感的刘迎建将电纸书列为“一号工程”逆势推进。次年6月,在中日韩科技部长会上,科技部部长万钢满脸笑容地拿着汉王生产的电纸书,赠送给日韩两国代表。
  
  此后的三年,汉王电纸书冲上了电子阅读市场的顶峰。汉王董事长刘迎建一如既往地痴迷于研发,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从顶峰到低谷,汉王只用了21个月。
  
  2010年3月3日,汉王登陆深圳中小板,首日上涨96%,刘迎建夫妇身价当日超过32亿元,那年刘迎建57岁。
  
  2011年3月21日,汉王9名现任高管集体套现8710.67万元。4月18日,汉王发布第一季度业绩预告,预计亏损4800万元。这也是汉王连续第二个季度亏损。而在二级市场,过去11个月它的股价从最高175元一路下跌至不足60元(截至4月22日)。
  
  记忆键回车。2009年下半年,对电纸书不以为然地说“人们不读书了”的苹果创始人乔布斯改变了想法,苹果公司10月份宣布,2010年第一季度推出带有电纸书功能的iPad平板电脑。但是汉王电纸书以价格优势成功抵抗了iPad第一代产品的冲击。
  
  但半年之后,iPad 2高调问世,iPad第一代产品随即开始降价清仓,价格大幅降至3000元以下,汉王电纸书随即大范围败退市场。
  
  这是汉王被逆转的开始,也是刘迎建悲情的开始。
  
  悲剧就是把最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在汉王身上,偶然和必然的叠加,引爆了广大股民和舆论的不满情绪,质疑与谩骂声一浪高过一浪。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汉王在这紧要关头,忘却了技术领先并不是上市公司取信于股民的基本规律。他们试图解释,但缺乏公关能力的汉王未能及时找到能使舆论谅解的渠道。
  
  深陷漩涡三个月之后的今天,刘迎建依然会坚持呆在研发部加班到深夜。
  
  堂吉诃德在中国
  
  刘迎建的办公室局促而凌乱,除了沙发桌椅外,在一进门的位置还放着冰箱和微波炉。办公桌上那台老式电脑,似乎在无声诉说着主人自身的粗线条性格与老板身份的巨大反差。
  
  汉王董事长高级助理、战略规划部经理张磊向《中国经济和信息化》介绍说:“刘总经常就在办公室草草地解决温饱问题。”
  
  在张磊眼中,上演了造富神话的刘迎建虽然有房有车,不用为经济发愁,却简朴到了极为夸张的境地,“刘总有时候在公司里穿的袜子竟然是有破洞的”。
  
  他吃过大苦,经历过一段非常艰难的时光。他当过猪倌,挖过煤,经历过大跃进、大锅饭、三年自然灾害、文革等一系列那个年代独特的大事儿。他还吃过树叶,到现在都清楚哪种树叶好吃。
  
  小时候,刘迎建就不爱说话,很怕见人,自称“见生人时身体会不自觉地打哆嗦”。直到现在,他在面对聚光灯时仍会显现不善于与人沟通的一面。虽然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刘迎建却有着很多堂吉诃德式的想法。
  
  幼时的刘迎建充满了幻想,也浑身童趣。看过《伽利略传》之后,他想当科学家。之后又期望从医,解决癌症问题,并拿诺贝尔奖。
  
  然而,他的一切梦想都在初中一年级刚读完时戛然而止——文化大革命来了。渴望读书的刘迎建不得不和其他知识青年一起,面临着参军与下乡当知青两种选择。军人家庭出身的他自然选择了前者,成为了一名军人,那年他15岁。
  
  军人艰苦奋斗的性格底色,在日后也成就他本人打造汉王、引领电纸书行业发展的关键要素之一。
  
  军旅生活按部就班,他从班长、排长逐级升至站长。“刘总对部队感情特别深,前两天我还陪他去了一趟他原来的部队。”张磊说。
  
  参军10年后,平常“见到书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的刘迎建,终于赶上了1978年的军队招生考试。“我到如今都记得自己报名时,心里扑通、扑通乱跳,生怕把我刷下来。”刘迎建说。
  
  幸运的是,他以97分的高分,成为了南京通信工程学院计算机系的一名大学生。后来,他又因发明了专利被中科院破格录取为研究生。
  
  这让他有幸触摸到师兄柳传志的点滴。当然,这个时候的刘迎建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也能成为与柳传志一样的民族企业家的典型案例。
  
  “一个挨过饿的人和一个没有挨过饿的人对一碗红烧肉的感情是迥然不同的。”柳传志在写给100年后人们的一封信中提到的这句话,仿佛就是写给刘迎建一般。改善生活的愿望,是他们那一代人共同的诉求。
  
  但是,同属于中科院研究人员下海创业、从中关村踏着鲜血冲出来的人物,刘迎建与柳传志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特点。
  
  业内人士几乎无一例外地将刘迎建评价为工程师、老知识分子,显然刘迎建更痴迷于科研。从部队到大学再到中科院,刘迎建在汉字识别技术等领域走在了世界前列,办企业走的是“技工贸”的模式。而柳传志则更善于用人和管理即“搭班子带队伍”,选择的是“贸工技”的道路。
  
  两者性格取向的长期发酵,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各自企业的发展壮大以及未来走向。正是因为主人不同,联想与汉王的发展轨迹也截然不同。
  
  “由此不难得出,柳传志和刘迎建一个是管理大师,一个是技术天才。”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评价柳和刘的差别。
  
  在汉王成名之初,外界对刘的主流看法是:42岁脱下了军装、45岁开始创业的刘迎建,就如中国本土的堂吉诃德,幻想骑着瘦马、用手中生了锈的长矛打造超现实主义的理想。但是他似乎有着无奈于现实生活的残酷而满足于小富即安的心理,这或许已经偏离了他所致力于的真正的康庄大道。
  
  这种评价也绝非完全杜撰。军人式的倔强和真实、讲义气的性格以及小富即安的心理演变成刘迎建性格底色中永不褪色的一部分。
  
  刘迎建曾在媒体访谈中透露,“1992年,我通过发明的手写识别技术掘到了10万美元的第一桶金,当即买了一栋别墅。”彼时的他完全没有投资创业的概念,改善生活成了当时的迫切愿望。而那时的联想集团已然走上了发展的快轨,可见刘迎建与柳传志并不是一类人。
  
  不过,日后刘迎建挂在嘴边更多的是第一次坐劳斯莱斯车和第一次去日本餐厅的经历。他将当时自己叫不上名字的车形容为“看到了一辆比较长的车”,而随后受客户邀请进入日本餐厅后,他被两排弯腰至90度用叽里呱啦的日语问候的服务生吓了一大跳,“那时候没见过啊!”他说道。
  
  大风车还是巨人?
  
  西方的骑士堂吉诃德把大风车当巨人,冲上去和它大战一场,弄得自己遍体鳞伤。然而,中国的堂吉诃德刘迎建更喜欢手擎汉字识别的宝剑,一头扎进电纸书领域,并欲圈地为王。
  
  2004年6月28日,刘迎建带领汉王搬进了还没有完全竣工的汉王大厦。
  
  这一天据说是他专门找风水先生测算过的吉利日子,他笃信中国传统文化会给他带来好运。但是,就像他把此前10年的心血都给了电子技术一样,要想继续超越自己,就必须找到汉王新的天时、地利、人和。
  
  刘迎建很迫切。
  
  2005年,美国CES展会上,刘迎建在参展时发现了美国E-ink公司的新技术——电子墨水屏。这种电子屏幕几乎跟纸张的显示效果一样,无辐射、无闪烁、不伤眼。于是,他兴奋地把这一最新的技术带回中关村。
  
  对于这一颇为前沿的领域,超过80%的员工认为风险太大,公司内部反对的声音占了大多数。但刘迎建认为,电子墨水屏具有可以代替纸张的特点,具备成为主流的特质,未尝不可一试,当年便开始悄然研发这样一款产品。
  
  此时,电纸书行业到底是大风车还是巨人,刘迎建心里没底。就像刘姥姥误进贾宝玉的卧房一样,这个领域对刘迎建来说是个新奇的世界,他完全没有意识到,电纸书给他带来的财富暴增和日后的命运多舛。
  
  电纸书产品面市之前的汉王,除了拥有B2B的识别技术授权,还为企业提供例如人脸识别考勤系统、门禁系统等成套解决方案。在面向消费者的市场里,更拥有了绘图板、手写板、名片通等产品。2007年,在汉王超过3亿元的销售额中,约70%的贡献来自消费类等产品,只有约15%来自与合作伙伴的技术授权收入。
  
  但是,汉王似乎并没有真正长大。根据其2008年招股书显示,公司2005年、2006年和2007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8亿元、2亿元和2.3亿元,实现净利润1273万元、1841万元和2723万元。如果除去公司每年享受国家软件行业的增值税退税政策获得的上千万元退税,实在很难把汉王看成一家成长良好的高科技公司。
  
  尽管如此,随着2008年10月汉王电纸书上市销售,汉王进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乘着火箭上升的时期”。
  
  “蒋宇飞和刘迎建是好朋友,2005年前后都在考虑做电子记事本,但是由于新业态的层出不穷,最终我们选择了做平板电脑,而刘总选择做电纸书。”E人E本的首席运营官方礼勇说。
  
  “汉王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时间节点来切入电纸书。”业内专家认为,“亚马逊的Kindle在美国燃起的‘大火’还没烧进中国,苹果iPad也还没有实物产品上市,汉王实际上是借了Kindle和iPad的东风。”行业老品牌易博士总裁杨洪也颇为感慨:“刘迎建的运气非常好,易博士早于汉王7年踏入电子书领域,却轻而易举地被汉王弯道超车。”
  
  尽管看上去刘迎建似乎像一个在沙滩上捡到珍珠的游客,而且同行的评价也似乎有嫉妒之嫌,但是,这并不能影响业界对他独具慧眼地选择了电纸书的赞许。
  
  而刘迎建自己却说有遗憾。第一代电纸书没有涵盖任何汉王的核心技术,甚至连手写功能都没有,汉王仅仅是完成了一个组装工作。刘迎建说:“已经晚了10个月了,不能再晚了,必须先占个位置,扛起国内电子阅读器产业的大旗。然后,在下一代产品中再加入手写、无线上网功能。”的确,旺盛的市场需求在相当程度上接纳了这款并不成熟的产品。
  
  对技术独到的见解,让他这步看似冒险的棋,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虽然刘迎建如今被戏谑为“明明是只羊,却总装成一匹狼”,可在汉王闯入电纸书领域的伊始,他被舆论硬生生地捧为“伟大的民族企业家”,而他自己则更愿意呆在研发部做研究。
  
  2009年,据汉王财报显示,共销售电纸书27万台,占整个国内销售市场的50%左右。汉王迅速成为了国内市场的第一品牌,刘迎建成功地圈下了这块地。
  
  此时的汉王就像一颗核弹爆炸般释放出了所有的威力,电纸书大热也加速了公司上市的步伐。
  
  早在2005年便启动上市程序的汉王,其间波折不断,直到电纸书产品推出,汉王才顺利地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募集了11亿元资金。
  
  上市也让刘迎建从“夫妻店”的小老板华丽转身为一名亿万富翁。
  
  在舆论一边倒地将汉王粉饰起来时,一名专家对电纸书行业提出了质疑:中国电子阅读器市场正在起飞,但中国企业在该领域没有独特优势。它们在电子墨水屏上依赖台湾制造商,在渠道方面依赖电信运营商,在内容上依赖出版商。而它们还要面对iPad等新生代产品的冲击,那么电纸书是否会被边缘化?
  
  可这个声音毕竟太冷门。电纸书的快速成功,让刘迎建和他的拥戴者们迅速找到了通往梦想的一条康庄大道。但是,想着一边发展一边健全管理制度的刘迎建,此时并不知道自己正如温水中的青蛙,而水已经渐渐地变热起来了。
  
  垓下之围
  
  2010年5月份,汉王股价最高飙升到创纪录的175元,彼时的汉王也进入了鼎盛的时期,而后就是暴跌和近一年的阴跌。于是有人评价,汉王也就是昙花一现,甚至有人开始预测电纸书行业就在不久的将来消亡。
  
  一位熟悉刘迎建的业内专家非常不满媒体和分析机构对汉王“开电梯”。他说:“当时汉王被媒体爆炒,被机构利用了。走到台前的刘迎建还没有做好与媒体打交道的准备。他就是属于那种老实人的性格,不善言辞,往往将最丑陋的一面暴露给公众而不自知。”
  
  “客观地说,他就像一个穷人突然间中了六合彩。他并未快速适应和驾驭这个被资本市场突然放大了的汉王帝国。”一个媒体人士如此分析。
  
  此时的刘迎建就像是《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被硬塞进了新兵营,结果只能是一次次地后转身地拐腿摔倒。
  
  很快,不利于汉王的消息就传来了。苹果iPad上市28天即售出了100万台,这无疑让汉王依靠电纸书这个单一产品的经营模式受到强烈冲击。对电纸书技术无比自信的刘迎建如坐针毡。
  
  “他在这个阶段犯了一个大错误,”业内人士说。“从一年之内上43个新项目,到智能固定电话项目的盲目投资,再到携重金杀入窄众的电纸书市场,那就是刘迎建在战略方向上迷失了自我。”
  
  “刘迎建也许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汉王迅速的膨胀,让他来不及学习巩固。”新浪微博中一位博友如此评价。
  
  去年5月18日,汉王信心满满地推出了TouchPad平板电脑。发布会当天,汉王的两名高管举起两把大锤砸向了晶莹剔透的水晶苹果,而散落一地的碎苹果差点让上台的嘉宾摔了个趔趄,主持人只好开玩笑地要人把碎苹果渣扫掉。而刘迎建本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将苹果iPad比作“一个玩具”。
  
  这被坊间看作是一场无厘头式的炒作闹剧。对媒体木讷的刘迎建被讽刺为“一个善于营销和炒作的人”。事后张磊回忆:“砸苹果当天,根本不知情的刘总被下属拉到了现场,而面对镜头,他竟然为了维护下属的面子而放弃指责,被外界看成了一个与真实性格截然不同的人。”
  
  如今,刘迎建坐在位于上地软件园的汉王大厦的办公室里无奈地承认“社交不是我的长项”。在他亲自要见的客人名单中,大多数是供应商和技术伙伴,这显然不是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分内之事。
  
  曾经幻想以终端倒逼内容和平台两大环节的刘迎建,在方正、盛大、中移动等大佬们要涌进电子书这个行业里时说:“汉王的技术创新是最牛的,谁跟汉王竞争就是倒了八辈子霉。”
  
  不过,他也认为以上大佬与汉王都是合作伙伴关系,这是在2009年电纸书市场迅速起飞的状态下。
  
  刘迎建用终端来倒逼内容和服务的美好幻想,是建立在电纸书如计算器一样大众化、规模化的基础上的,在迎来大众消费市场的井喷之前,离开内容和服务的电子阅读器,只能是一片浮萍。
  
  汉王虽然早就开始布局内容平台——汉王网上书城,但这一块水很深,“死在沙滩上”的先烈不胜枚举,而汉王目前耗资3000万元以上的网上书城也并未实现盈利。
  
  一位与刘迎建谈过合作的数字出版界人士透露:“刘迎建给人的感觉是性子很急。急于做好事儿、做成事儿,他也意识到,要在企业鼎盛时期注入新模式来帮他巩固汉王在行业内的地位。”
  
  想做好事、做成事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并不是每一位员工都能理解。有些汉王的员工实际上在这种氛围里容易分不清工作的轻重主次。长此以往,员工的执行力和沟通力便会削弱。
  
  这种决策与执行的背离,也为危机的进一步加深埋下了伏笔。
  
  渡尽劫波
  
  项羽一把火烧了当时最华丽建筑——阿房宫,汉王电纸书当初也想一把烧掉散发墨香的传统出版物。然而,在短暂火爆之后,戏剧性地面临被苹果一把火烧掉的厄运,正可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面对对未来思考的提问,刘迎建坦言依然对电纸书看好,依然坚信汉王闯入电子书领域并非豪赌,“大方向没有问题”。之前的坎坷,仅仅是为缺乏经验交的学费。知情人说,汉王这次业绩不佳的主要原因是去年采购了大量电纸显示屏的缘故。事实上,不久iPad开始降价,电子墨水纸也大幅降价,急转之下的行业骤变让汉王花了大把银子买了个高额库存。
  
  不乏有汉王高管主张向供货商发难,将责任归结于“供应商的欺诈”。刘迎建却说:“买原材料的事只能说明我自己判断错误,不能去怪别人。”
  
  也有“挺刘派”认为,虽然第一回合战败,但是刘迎建的杀手锏,即价格武器还没拿出来。降价,会成为刘迎建《七种武器》中的最后一件,也是最厉害的一种兵器吗?
  
  刘迎建:风暴过后
  
  文本刊记者金烨
  
  遭受iPad强力冲击、第一季度预亏4800万元、深陷“高管套现”风波后,风暴眼中的汉王走过了一条过山车式的轨迹。日前,汉王董事长刘迎建首度向媒体开口,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坦露将近半年来的疲惫,“我承认打了一场局部的败仗”,他说。
  
  2010年3月,汉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汉王)高调上市,成为中国电纸书概念第一股,其董事长刘迎建也瞬间成为资本和媒体追捧的热点。然而2011年一季度突然爆出的亏损季报,以及在iPad为首的平板电脑冲击下对电纸书产业的普遍质疑,将汉王和刘迎建置于舆论熔炉的中心炙烤。
  
  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认为,汉王在今年上半年“遭遇彗星撞地球般的冲击”。刘迎建自己也说,接踵而至的负面消息感觉像是身上掉了一块肉,“但是心脏机能没问题”。
  
  在与《中国经济和信息化》常务副总编李强强的对话中,刘迎建说,“希望下半年汉王就缓过来”。
  
  局部战败
  
  李强强:最近这小半年来,业界各种各样的声音一直围绕着汉王。有人说对汉王的批评是夸大或者说过度解读了,也有一些基于产业趋势的分析和判断。我们更关心的是,这段时间你是在什么样的状态下渡过的?
  
  刘迎建:汉王的问题主要体现在财务方面。一季度财报显示汉王最高达到4800万元的亏损,这对于一家上市不久的公司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利的消息。在市场竞争方面,汉王主营业务的电纸书受到苹果iPad降价冲击,从局部上看我打了个败仗。
  
  汉王是以做识别起家的,三年前我才进入电纸书领域。在此之前,不管是在手写笔、文本王还是在人脸识别领域,我也算是常胜将军,这个可不我自封的(笑)。
  
  那些产品都是行业应用,而消费电子市场竞争很险恶。在与iPad的侧面交锋中,汉王落败了。但胜败乃兵家常事,被苹果打败的企业也不少,像摩托罗拉、诺基亚等。
  
  电子阅读器这个战略方向没有错。书报刊数字化是大势所趋,汉王书城是为了适应未来书报刊的数字化而搭建的内容分销平台。10年之后,大部分数字化的书报刊都会通过终端呈现在读者面前。
  
  遭遇挫折后,我们在反思教训的同时并没有放弃研发,(电子阅读器)这个战略方向我们还会坚持。
  
  李强强:你认为是打了一场“局部的败仗”,之前你对这个败仗有预期吗?
  
  刘迎建:完全没有。
  
  李强强:这是很有问题的。
  
  刘迎建:说实话,我没有预估到会这么严重。我没想到iPad会那么大幅度地降价。我做电纸书时是一步步向前推进的,从最开始功能比较简单的N510,到加上手写功能的N518,再到去年初推出的N618,这是一个不断上升提高的轨迹。但是,后来的8寸电纸书跟iPad大小相仿,定价在3400元左右,远远高于降到2888元的iPad,几乎被完全封杀,大笔广告费打了水漂。
  
  如果能预测iPad会降那么多,我肯定会调低定价。在某种程度上,苹果是美国IT业的精髓,它与各产业的融合做得非常成功,在消费电子行业美国数来数去也就这么一个很牛的主,我们要虚心学习。
  
  重来一次还要上市
  
  李强强:上市前,你很低调地做行业市场,悄悄做自己的事儿,也没出过什么问题。但现在上市了,问题好像一下子全都暴露出来了。你是不是还没适应上市?
  
  刘迎建:上市后,企业的经营状况变得透明,资本市场又有很大的放大作用,汉王去年一二季度报表公布后,因业绩优异,股票猛涨,最高涨到175元。
  
  李强强:这个也是你没预料到的?
  
  刘迎建:这肯定是我没预料到的,要是早知道我就把发行价定高些了(笑)。这就是资本的放大作用,也是上市前经营公司所没遇到过的。当时觉得股价越高越好,但是谁也没想到,爬得越高摔得越惨。也正是因为(上市的)放大作用,这次宣布亏损后,股票大跌。由此可见,资本市场的放大作用是经营上市公司要考虑的重要因素。
  
  李强强:事非经过不知难。如果重来,你还会选择上市?
  
  刘迎建:哈哈哈。
  
  李强强:如果你能预见上市后这种些麻烦。
  
  刘迎建:坦白说,还是会上市。如果不上市,当汉王经历现金损失或者(需要现金)大规模周转的时候,很容易就会陷入困难。上市后就可以迅速补充现金流缺口,摔了跟头能够立马爬起来。
  
  财务状况的透明化给经营团队带来不小压力。另外,这次事情给我带来的经验教训很深刻。它教会我怎么将库存管理合理化,怎么判断形势,在消费电子行业应该注意什么等。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这是一笔学费。
  
  企业的高速成长,也有很大的压力。我们的收入从2.3亿元翻倍增长到5.8亿元,然后又到12.3亿元,成倍的增长,而这时物流、生产制造等都已经超出原来的管理能力,所以去年还紧急上马了ERP。
  
  李强强:这种放大还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
  
  刘迎建:对我来说利大于弊。我有更充足的资金投入研发。在今年下半年将有很多新产品发布,数量之多是汉王历史上前所未有。包括前不久,汉王还在美国发布了一项手笔双触控技术,在美国引起了轰动。
  
  美国的电纸书市场很好,(跟中国相比)简直是冰火两重天。美国电纸书去年销售量是1200万台,今年卖得依旧很好。
  
  李强强:汉王业绩预亏和库存走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之前采购了大量价格过高的原材料,而最难熬的时候你也没有起诉供应商,或者干脆毁约。也有人评价你太“老实”。
  
  刘迎建:一个产品、一个领域的成功肯定是因为处于一个很好的生态链中。书报刊数字化是未来的大趋势,这里面有元器件供应商、终端商、发送平台以及内容供应商等各种角色。这个行业是汉王推动起来的,所以我理应比其他厂商多付出一些。我的电纸书预装的书都是正版,用的软件也是正版的。
  
  另外,客户取消订单也让汉王措手不及,屏的供应需要提前四个月,为了应对大量供货,我们采购了一大批屏,但客户的订单取消了。这是造成库存的要因。
  
  汉王的强大前所未有
  
  李强强:任何产品都是有生命周期的,信息产品的生命周期很短,而且越来越短。现在业界的声音也在说电纸书必然是一种过渡产品,它应当承担的历史使命即将完成。你怎么看这个产业的前景?
  
  刘迎建:这点我不同意。下滑是短暂的。3月份正是年会扎堆的时候,往年这个时候也是电纸书销量最好的月份,但是今年受冲击比较大,因为很多企业把iPad选为了年会礼品。5月份电纸书降价后销量会逐渐好转。电纸书和iPad的客户群不一样,(重叠的部分)也已经开始分化。电纸书有很多与平板电脑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很省电、不伤眼睛、便携等,你出门带着它一个月都不用充电。
  
  它是一个功能很细分、专门阅读的产品,必定会一直存在下去。前一阵我去美国,在机场发现,用电纸书的人远比平板电脑多得多。
  
  李强强:跟你聊天之前,我也听到了业界一些专业人士的看法。我认为电子阅读器的前途只有一条:迅速降价、迅速普及,占领大众市场。但这样做有个疑问:利润非常低的情况下,既有的渠道体系怎么办?你怎么保证他们不离心离德?
  
  刘迎建:汉王有自己的生产基地,生产端比较扁平。即使低价,我们也会有一个基本利润在,有合适的生存空间,不会一直亏损,我的渠道商肯定也会有很好的生存空间。你能说蒙牛早餐奶(的渠道商)就没钱赚吗?不可能。同时,这个市场潜力仍然非常大,作为这个行业的龙头企业,我获得利润的机会更大。
  
  以前做行业市场时,我就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做一个大市场、大行业的老大,现在终于实现了,我在电纸书领域圈了一块地,这很宝贵。在降价后,一些企业退出这个市场,我发现汉王在这个行业里的地位更强了。所以,虽然现在受到了损失,汉王还是扛得起的。
  
  因为库存、降价带来的损失,在卖掉积压产品后,推出新产品时就不损失了。这个损失是暂时的,我很快就能缓过来。
  
  李强强:在电纸书领域,业界一直有三种声音,终端为王、平台为王和内容掌控,你更赞同哪一种观点?
  
  刘迎建:这与阶段相关。刚开始终端会占优势,之后是平台。因为平台可以黏住用户。最后,维持时间最长的是内容。汉王在整个链条中要抓住两个,一个是终端一个是内容(汉王书城),保住先发优势。我自己的问题自己清楚,未来是什么样我也知道。
  
  今年我扛得住,但是财务不好看,我要做深刻检讨的。现在只是被割了块肉,并没有打中心脏,我会觉得难受、有压力,但是汉王现在的强大是前所未有的,除了电纸书之外,绘图板、人脸识别、名片通、文本仪、扫描笔等在国内市场都占有领先份额。汉王之前都是饱受表扬的,现在一下子被骂得够呛,我们要学会适应(笑)。
  
  李强强:在习惯了行业市场之后,现在进入大众市场,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刘迎建:汉王的DNA是适合做大众市场的。之前汉王笔在全国的IT卖场有很多渠道,为电纸书的推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降价后,汉王在中关村柜台的销售很好,(顾客)比降价前多了很多。
  
  不是在护短
  
  李强强:刚刚看到“9大高管抛售股票”报道时你是什么心情?
  
  刘迎建:这些高管都是创始员工,他们对上市很有期待,卖出股票改善生活也在他们的计划之中。我得知他们抛售股票时就在想一个问题,汉王最高的时候值175元,而他们抛售的时候价格要远低于那个价,未来他们一定会后悔的。(笑)
  
  李强强:在这件事儿上,你是不是护短了?
  
  刘迎建:我不护短。股票买卖是个人操作的事,他们依法操作即可。但他们的抛售行为给公司和品牌都带来了负面影响,这值得我们深刻反思。
  
  刘迎建简介
  
  1953年出生,1968年参军当通信兵,1978年考入南京通信工程学院计算机系,1982年大学毕业分配到总参第三通信团,从事技术开发工作;1985年开始进行汉字识别的研究开发工作,1993年创办了汉王科技,出任总裁;2010年汉王上市,出任董事长至今。
返回上页
产品展示
地图
联系我们
湖南生吉商贸有限公司
电话:
0731-8883392
传真:
0731-8883393
邮箱:
jack@sdjs88.com

湖南生吉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jack@sdjs88.com